公公偏头疼

暖荷

首页 >> 公公偏头疼 >> 公公偏头疼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穿越逍遥嫡女 丑女种田:山里汉宠妻无度 空间商女之摄政王妃 盛华 平安 司茶皇后 我在古代当团宠 越姬 蒋四小姐 妃你不可:毒王的金牌宠妃
公公偏头疼 暖荷 - 公公偏头疼全文阅读 - 公公偏头疼txt下载 - 公公偏头疼最新章节 -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[]

第107章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正德殿之中,庆池正持着一册奏章阴阳顿挫的读着,新皇坐在书房的大椅子上面半眯着眼睛听着那朗朗童声。庆池读毕,便把那奏折放到桌上,又立在一边,等着皇帝。

新皇似在琢磨着如何处置,许久,才微微睁开眼睛,抬手,取来纸笔在那奏折上批阅着什么。

一忙,便是半日,桌上的茶换过三四回,却多是放凉了再倒、倒了再凉,直到皇上起身时,也不过总共才喝了小一盏。

“陪朕去御花园走走。”

闻声,庆池忙伸出胳膊,让他把手搭在自己的胳膊上,略退后半步,随着皇上一半走了出来。

路两边,只见跪在地上避在一边的宫人,从庆池走的地方,只能看见他们的头心顶,却不见其它。

除了宫女、宦官外,一路上半不会遇见什么妃嫔。

皇上并不似老皇帝一般,后宫哪有那许多乱七八糟的?也就只有一些当年老皇帝在时赐给皇帝的,等他登基即位后先是要守老皇帝的孝,后又有太皇太后过世,皇帝连后宫都再没进过一回,何况选点新人?

一路垂着头,随着皇上到了御花园中,看着那处处初春的景色和着那晚霞的光彩,倒是一派的赏心悦目。

皇上嘴角弯了弯,走进一个凉亭,早有守在这里的小太监们把亭子里面收拾一新,给当中的石凳铺上软垫、熏上驱蚊的香料,备好茶汤,便悄悄退了出去。

“皇上,用些茶吧。”看见凉亭中的小风炉子上头烧着水,知道皇上这半日没怎么喝过水的庆德低声道。

“你这孩子。”知道他是劝自己、为了自己好,皇上不由得失笑起来,“朕还不渴,你急什么?”

“太医说的……皇上要爱惜身子,水喝少了火气会旺。”

看着那双大眼睛中带着几分委屈,皇上不由得再次失笑摇头,叹了声:“罢罢,倒来,朕喝。”就见他又两眼一亮,忙转身去提那壶倒茶。

“庆德。”

“在。”双手奉上一盏茶,里面是明前新下的龙井,碧绿的茶汤清新宜人,闻着就叫人心中舒爽。

“可想去哪玩玩儿?”

“玩?”庆德一愣,不解的看着皇上。

皇上接过茶来,轻轻饮了一口,眼睛看向远方:“江南、塞外、东海……你最想去哪儿?”说着,便含笑看着庆德。

庆德愣了愣,想了想才道:“我听皇上的。”

皇上又笑了一笑,抬手在他头上敲了下:“傻孩子,想去哪儿,朕就带你去哪儿,太皇太后的孝期已过了,今年,朕便能得闲儿出京走走了。”他身为太子时,几乎除了这皇宫之外,连京中都轻易去不得,何况其它?

当年父皇在位时,年轻时尚且喜欢出去走走转转,等他迷上修仙炼丹后,便再没出过这京城半步。自己现下还年轻,正想着去看看这大好河山呢,就是怕等将来想看,也再脱不得身了。

庆德又歪了歪头,脸上一红,低声音道:“我听小吕子说他就住在江边,有些……想看水……。”

皇上一挑眉头:“他们过得倒是舒坦。”心里却不由自主的冒出头一回见到那个叶素笙时的事来了。

他进宫那年,还不到十岁,穿着女官制式的衣裳,一脸的冰冷寒意。当时,太皇太后跟自己说,这孩子是入宫保护她老人家跟自己的。

看着那个男扮女装、还不到十岁的孩子,当年的皇太子觉得,自己的脸一定是僵的——这到底……是要谁来保护谁?

好在,他身边儿还有一个姓宋的女人,似乎功夫很好的样子,便也就罢了。

不过,只过了三天,当时的自己,便对他刮目相看起来了。

当时宫中孩子多,年岁又都想差不多,这群小的一闹起来,便尤其爱往御花园里扎堆。见着太后身边多出了个相貌极秀丽的小“女史”,又知道是太后娘家的姑娘,那群熊皇子们便爱往他身边儿凑。

似乎是老八老九几个发坏,不知打哪儿弄了拔了毒牙的条大蛇来,丢到他面前要吓唬他。只记得,自己才进了园子,远远便看到一幕让他至今难忘的情形——叶素笙依旧冰着张美人脸,凤目似睁非睁,一脸淡定的站在假山石头边儿上,右手高举,掐着大蛇的脖子,然后拇指用力,那蛇头……就被他这么生生的掐断,血也喷了出来。

直到老八老九几个吓得坐在地上尿了裤子,他才甩甩胳膊,把死缠在胳膊上的蛇身丢到地上,一脸淡定的对几位皇子道:“几位殿下,假山边上太过危险,请去别处玩儿吧。”

打那之后,这宫里就再没哪个敢去招惹他了……唔,除了脑子有些问题的叶贵妃。

至于那个叫吕悦的?只记得是个长得极漂亮的孩子,跟他站在一处,极是亮眼。

想了会儿往事,皇上方笑着对庆池说:“不如去江南看看吧,那里有好湖好山好水,等来年再带你去塞外可好?”

庆池连连点头,两只眼睛都溢着光彩。让皇上看了又不禁弯了弯嘴角,抬手摸到他的头上,一下、又一下,轻轻的顺着。

那几个儿子虽是自己亲生的,却没哪个跟自己真正亲近过。

当时,人在东宫,那东宫的院子小得连自己的侧妃们都要挤着才能住下,儿女们生出来后,就只能跟着他们的生母生活……不是不想给太子妃面子,可那女人连自己都照顾不好,何况其它?

当年为了让她舒心,弄了几只雀儿回来,结果却听说,被她不知喂了些什么,生生给养死了。那些是畜生,死也就死了,可自己生的孩子哪还敢往她身边放?

结果,那逼仄的院子,养出的孩子也都一副老鼠胆子,见了自己就打哆嗦,跟吓着了似的。如今,就算自己当了皇上,他们却依旧如此……

“庆池……。”摸着、摸着,皇上轻叹了一声,把跟前的这个孩子拉到了自己的怀里,在他的背上轻轻拍着,“你若是我亲子,该有多好?”那样,我就能给你天下最好的。可惜,你是个太监……

“……皇上?”庆池的声音有些迟疑,他跟在当年的太子、现在的皇上身边已经很久了,可皇上除了会偶尔拍拍自己的肩、在自己背书背得好的时候会摸摸自己的头之外,并没像现在这般似的亲昵。

松开了手,让他站在自己的面前,太子心中不是不惋惜——这么好的一个孩子,竟是个太监……不过,养在自己身边儿,让他不去学那些不成气的东西,就一如既往的如此纯真、天然的活下去,能如此一直、长久的伴在朕的身边,便是极好……

番外二:

玄虚子倒骑在一头大叫驴上,半眯着眼睛,一脸的悠然自得。自从出了那皇宫,这天也更蓝了、草也更青了,天地间的山山水水更是极为清雅、引人流连。

轻呼出一口气来,玄虚子仰着脖子,在驴背上一颠一颠的极为自在。

“早前,怎么没觉出来呢?”是啊,早前怎么没觉出,这天地之间还有如此美景呢?

“主子、主子!”一个小道打扮的童子,背着口大箱子,气喘吁吁的叫道,“能不能先歇一会儿啊?”

斜着眼睛扫了那孩子一眼:“清风,要修行,哪能想歇就歇呢。”

清风憋憋嘴,低头嘟囔着:“可见您是有驴骑的,倒叫我跑断腿。”

“什么?”把手放到耳边,玄虚子扬声道。

“没、没……。”

又走了一会儿,玄虚子方大发慈悲的下了驴,任那头大叫驴跑到树林子里头打滚撒欢吃草去了。

清风放下那口大箱子,这才擦了一把汗,不住用衣角忽扇着:“唉,早知道出宫这么累……。”

“怎么?后悔了?”玄虚子眯了眯眼睛,凑到清风身边儿。

清风吓得原地一地,连忙陪笑道:“哪儿啊,我乐意伺候您……。”

玄虚子这才斜靠到大石头边儿上,又眯起了眼睛。

在宫中一晃就是数年,当初能找着机缘跟在那个天通道人身边一起进宫时,他不是没想着要干掉杀父仇人,自己兴兵再夺天下的。可也不知是道书读得太多了?还是眼见着那个肮脏、纷乱、为了大位可以让血亲反目的地方,原本的那颗心,也一点一点沉寂下去了。

他的父亲是先太子没错,可那又如何?当时的老皇帝底下有数个正值壮年的儿子,自己就算真杀了他,也未必能举着先太子的旗号起事。

所以他才一直看着、旁观着,到后来,才只想着干掉那个老东西就罢了。却没想到,他竟然还是死在了他亲生儿子、跟他的女人手里……呵呵。

“能出来好啊,干净。”

“主子?”清风不解的歪歪头,就见他仍合着眼睛,仿佛刚才只是梦话似的。

皇宫之中、无量观。

大门再开,天通道人缓缓走出。

一入关中,许久未出,这一回,为了躲开那些恼人俗事,天通道人直憋到把里头墙角边上长的蘑菇都吃光了,才依依不舍的走了出来。

“玄虚子呢?”抖抖满是灰尘、几乎破烂不堪的衣裳,天通道人皱眉对明月问道。

明月一脸欢喜的迎了过来:“回师傅的话,大师兄带着清风出宫去了。徒弟本也想跟着,可想想师傅身边儿不能没人伺候,这才略等了一等。”要是他再晚出来半个月,自己也该拎包走人了。

“什么?出宫?”天通道人一愣,“皇上怎么说?”皇上一向尊道重教,怎会轻易让玄虚子他们离开?

“便是皇上发的话……不光是咱们这儿呢,宫里的宫人已放出了许多呢,师傅,我看您还是收拾收拾吧,新皇并不信道,太皇太后虽去了,可如今太后也是个爱礼佛的……。”宫中的日子不如以前好过了,咱不如带着这些年的体己出宫享福去吧?

“什、什么?什么皇上发的话?”天通道人先是一愣,随即脸色一变,“你说的皇上是?!”

明月一拍额头:“是了!师傅这回闭关太久了,都不知道!先皇已去,如今是太子登基呢!”

天通道人又是一哆嗦,就听明月再说道:“不过皇上现在已经南下了,走前留过话在宫里,若是师傅出关想要离去的话可自行出宫,傍人不得阻拦。”

天通道人沉默了数息,再一抬头,猛的朝正殿那里跑去——这宫中,哪里还能呆得?!赶紧卷包袱跑路吧!!

番外三:

肚子疼到昏天黑地,吕悦觉得自己就快死了……好在,在临死的关头,肚子下面一轻……“小祖宗,总算出来了……。”

嘀咕完那一句,吕悦就彻底晕过去了,连婴儿的啼哭声都被她直接当成了催眠曲。

再醒来时,是次日午后,刚刚睁开眼睛,脑袋微微转了转,就觉着身边的一人猛的抬起了头,声音有些沙哑道:“醒了?”

迷茫的看着那对熟悉的凤目,吕悦又眨了眨眼睛:“你……干嘛呢?”

叶素笙被她问得愣了一下,随即眯了眯眼睛,抬手在她脸上轻轻刮了刮:“渴不渴?饿不饿?还是要看看孩子?”

“……对啊,我好像记得生了个孩子来着,男的女的?”被这没脑子的小媳妇一句话噎得险些番起了白眼,叶素笙深吸了一口气,无奈道,“儿子,五斤四两重。”说罢,便转身叫人进来。

看着他掀开被子踩鞋起来,吕悦才又后知后觉的想起来:“啊,你怎么睡在这儿了?”不都说产房凶险,男士止步的么?

叶素笙走到一半的步子停了停,无奈回头默默看了她一眼,走另一边儿,从窗边的一个筐子似的东西,把一团小小的、软软的小家伙抱了起来。那筐子似的东西外头还编着大大小小十几个模样不一的小猪。

“孩子!我抱我抱!”看到小家伙,吕悦的两眼就亮了起来,忙要坐起身来,却不想身上尽是酸软,险些又栽回床上。

“你就不能听话、老实点儿?!”叶素笙终于忍无可忍,一屁股坐到她的床边,右手抱着孩子,左手去捞那个脱力还未恢复的小妻子。

吕悦脸上红了红,靠在他的胸口,这才得空去看自己昨天费了那么大力气才生出来的小家伙。

小小的鼻子小小的眼、小小的嘴巴小小耳朵。

“好可爱……。”在看到孩子的一瞬间,原本并没发现的母爱瞬间迸发出来,让她的心一下子化成了一滩水儿。

伸出手去要接孩子,却被孩子他爹严厉制止:“不行,你没力气。”所以,看着我抱就好。

“我要喂奶……。”吕悦委屈的抬头看着他,眨巴眨巴眼睛。

叶素笙坚决不退半步:“不行,等你恢复了力气再说。”说着,眼睛顺着她微敞的衣口扫下,别说,原本并十分不大的一对儿,这一妊娠、再一生产,竟又大了许多呢……或许,等一会儿可以悄悄摸一摸?帮她丈量一下。

伸手去捏小家伙的小肉胳膊,吕悦觉得着连自己似乎都化成了水儿一边,半边儿力气都不着,又过了半天,直到肚子里传来肠声,才差异抬头,看看叶素笙,干笑道:“那个……好像……我饿了?”说完,才想到自己这话似乎有些问题,忙吐吐舌头,“那个,我听说,生个孩子傻三年……。”

叶素笙淡淡的扫了她一眼,把怀里的小子抱得更稳一些:“你不会。”还没等吕悦来得急高兴,他就又补了一刀,“本来就够傻了,不会更傻。”

《公公偏头疼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139中文小说网更新,站内无任何广告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139中文!

喜欢公公偏头疼请大家收藏:(m.139zw.com)公公偏头疼139中文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司茶皇后 重生医药双绝 港综世界大枭雄 世界重叠 丑闻 竹马饲养记事 抗战之第十班 高冷校草很温柔:未婚妻别乱跑 寻仙不见 妙手回春 异能特工:军火皇后 帝皇书II 和死对头上辈子是修真界模范夫夫 每晚都在大佬梦中 奋斗从镇邪司开始 我在星际种桃园 临高启明 恶魔囚笼 重生之相府嫡女 谢邀:人在迪迦刚成邪神
经典收藏 周氏医女 穿越之第一夫君(出书版) 蒋四小姐 宠媳无极限:庶出不好惹 至尊魔妃 美人上钩 帝后谋 竹马今天又生气了 下堂王妃 南冠客 宁王妃 绝‘侍’王妃(上部完) 食霸天下 一代恶妃:桃花朵朵开 至尊炼丹师:爷,是女人! 奴家不是祸水 不二臣 冠上珠华 独妻策,倾城花嫁 妖王宠邪妃
最近更新 催妆 宠妃难为:皇上,娘娘今晚不侍寝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重生狂妃之明月罩西楼 司命 团宠妹妹成了权臣的小娇包 朕只想寿终正寝 鬼王的特工狂妃 重生之侯门凤女 嘉平关纪事 墨桑 帝台春 千秋我为凰 逆天狂妃 退亲后,我嫁给了渣男他叔 皇上您该去搬砖了 表哥万福 帝凰之神医弃妃 醉欢眠 将军夫人惹不得
公公偏头疼 暖荷 - 公公偏头疼txt下载 - 公公偏头疼最新章节 - 公公偏头疼全文阅读 -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